花栗

极度懒癌

[鱼兔]后知后觉(上)

ooc是我的

金始泫和金龙国分手了。

甚至都没有亲口对他说出那两颗字,金龙国就走了。

床上杂乱甩着的衣服,半开的抽屉里不见的护照和证件,跟着一起消失的行李箱。

还有床头抽屉里的一张照片。

看着除此之外原封不动的家,金始泫无力地倒在沙发上。

[他珍惜的果然只有那张照片吗。]金始泫自嘲地想,是啊,那可是他和那个人最后的合照。谁叫自己比那个人晚出现呢,本是自己一厢情愿,终究是替代品的悲哀故事。

 

金始泫大一的时候,金龙国已经大三了。

帮教授搬资料不小心撞到的名叫金龙国的学长,和那时也第一次见到的在旁边轻笑的那个人。那是金始泫记忆中第一次遇见金龙国。

男生总是容易交朋友,在校门口撸串时多遇见几次就变好友了。才知道金龙国是和自己同系的大三学长,那个人则是隔壁金融系的。

“既然不是同系的,学长你们两个人为什么老是待在一起?”金始泫也曾问过这个问题。

金龙国一如既往没说话,那个人笑了笑:“因为我们从小到大都待在一起啊,我们大概是叫竹马竹马?龙国的妈妈和我妈妈是朋友,我们也是邻居。从幼儿园就一直一起的。”

 

睁开眼,金始泫从梦中惊醒,额发被汗浸湿,坐起身打开了床头灯。

又梦到大学时候的事情了。

其实差距那个时候自己就应该意识到了吧,和那个人的差距,从小到大的感情,和大学才遇见的差距。

尽管后来那个人出了国又有什么用呢,你终究没有他出现得早啊,金始泫。

老板强制性地给了金始泫两天假期。

金始泫想起那个看起来不是很靠谱却意外很靠谱的老板拍着自己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对自己说“小泫啊你这样不行的,这个项目虽然给的时间短也不用那么拼的,你这样熬着夜在公司加班,身体要垮的。你这么拼命,搞得你们小组的其他人也怪紧张的,所以啊,回去睡两天再来吧。”

然后自己就被轰回家了。

可金始泫不想休假。人安静下来了,就容易胡思乱想的多。在金龙国离开以后的这半个多月,自己靠着高强度的工作麻痹大脑,尽管这样,在家里看到和金龙国挂上钩的东西,思念就会像波涛一样涌上来,告诉金始泫他有多想他,他有多喜欢他,离开了金龙国的金始泫,活得多颓废。

正好是圣诞前夜,金始泫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满大街都是挽着手嬉笑着的情侣。

金始泫突然想起去年圣诞节金龙国因为工作加班,回来以后给他带的一个小小的蛋糕。想起自己搂着金龙国的脖子凑上去的一个吻,金龙国按着他的后脑勺加深的那个吻。

别想了,金始泫,你早就输了。

眼睛里不知为何满是水,还来不及落下,天空也开始往下落水。

情侣们挽着手奔跑到屋檐下,抱怨这场雨给圣诞带来的不愉快。

金始泫仍然不改方向地往前走,他倒挺感谢这场雨的。

至少不会有人看到他脸上的眼泪。

金始泫不是没想过去挽回,只是事实昭告着不可能。他都走了,还扭扭捏捏地哭着对人家说不要走吗。像个不懂事的小姑娘。

很多次盯着金龙国的号码界面发呆,不会拨出去的,这是金始泫最后的底线了,自己是想他,可是自己也是有自尊的。心早就被伤透了,被丢弃的猫咪只会自己舔舐伤口,不会再去纠缠不休了。

可是目前的状况貌似由不得金始泫的理智来主导。

冬天淋雨的后遗症就是感冒发烧,回到家的金始泫只来得及洗了个澡,就难受得直接倒在床上。应该是有40℃了,烧的他脑袋晕乎乎的,家里感冒药过期,不知道打电话给谁。鬼使神差地,他的底线就又没了。电话那头的金龙国很快接起,自己的喉咙却沙哑得发不出声音,沉默了一分钟被金始泫挂断,躺在床上眼泪又止不住地开始流。

你未免也太不争气了金始泫。

「鱼兔」小甜饼

ooc是我的 糖是他们的

无脑甜 为甜而甜



喜欢你。

A.M.9:21
早晨的首尔一如既往地匆忙,马路上车水马龙,大街上人头攒动。一片纸屑被前一个人不小心从栖身的地上扬起而又被下一个人踩在脚底,行人都低着头顾着自己的路。建筑外是这样的光景。
金始泫躺在首尔xx路xx楼某层某户,完全感受不到这份嘈杂。手机在床头柜上不合时宜地发出提示音,长长的睫毛不安分地抖了抖,随后睁开眼,即使都还无法与眼前的事物对上焦,也在不情愿中将手伸向床头柜上的手机,乱按一通终于把吵醒自己的提示音关掉,打开一看居然只是毫无营养的商场垃圾短信于是更加烦躁,挠了挠头发重新躺下。侧了身瞧见身旁的人已经离开,被子上的温度也消失殆尽像是不曾存在,身上的粘腻感存在感实在太高,金始泫低下眼眸开始思考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昨晚等他回家等太久结果在沙发上睡着的是自己没错,因为太久不见身体自动反应,被那人抱起来后直接搂了脖子啃上去的也是自己没错,可是完事了以后应该是清洗过了才睡觉的啊,为什么身上会粘粘的……
“啊,想起来了。”金始泫咽了咽口水,果然感受到了疼痛感。
“我昨晚,是发烧了吧。”

金龙国终于结束了拍摄赶回了家,本来已经非常疲倦的他只是想洗个澡然后就躺到床上去单纯盖被子睡觉而已。没成想回家后看到自家小男朋友为自己把门竟然把睡着了,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撅着嘴巴实在可爱的紧,没忍住悄悄亲了一口,然后把人抱起准备去卧室睡觉。结果自家小男友被自己一抱居然醒了,还迷迷糊糊地眯着那双睁不开的大眼睛凑上来亲自己,金龙国感觉自己都快幸福晕了,剩下的事自然也是随正常趋势发展。
半夜突然被热醒,清醒了一下神志发现是怀里的小宝贝在发热,用手摸了摸果然在发烧。惊慌的金龙国跑到客厅拿了药箱又接了杯热水,把小男友抱起来又轻轻地拍醒,喂了退烧药以后又手忙脚乱地撕了冰宝贴在了小男友的脑门儿上,才让他继续睡去。忙完以后已经是七点了,虽然昨天刚回来但是今天也是要去公司练习的,写了便签留给小男友,金龙国轻轻地合上了门。

两个小时后金始泫终于是醒了,在床上迷茫地坐了一会儿最后选择了下床,走出去看见了客厅饭桌上那人给他留下的便签。内容无非是要好好照顾自己啊已经给他请假了之类的,还写了早餐留在了微波炉里,要是有事就给他打电话这样的话,最后是一个很帅气的落款和画得很丑的桃心。金始泫很给面子地笑了,露出他的兔子牙。没办法,他的男朋友嘛,不管做什么他总是喜欢的。
走进洗手间洗漱,这时金始泫才看见自己额头上还贴了一张冰宝,撕下来抬起头,看见镜子上又有那人给自己留的便签。这张的内容里多了几句要好好吃药,药在哪儿吃多少这样的嘱咐,又特地加了一句不能去动冰箱里的冰激凌以及中午点外卖就不要吃披萨了要吃粥。最后依旧是一个很帅的落款和一个很丑的桃心。想象着那人眯着眼睛画桃心的样子,金始泫又露出了他的兔子牙。
“嘛,”金始泫走出洗手间,拿出微波炉里的食物,坐在饭桌旁“那就听他的吧。”

P.M.8:48
练习了一天,金龙国在练习室里做着最后的收尾放松,弯下腰拉伸的时候突然从背后的镜子里看见反射的自己对面的门后伸出一个小脑袋,先是一点点头发,一点点一点点,然后慢慢地又看见了眉毛,粉色的鸭舌帽也被看见了。
金龙国直起身子盯着门后的自家小男友,他似乎很小心翼翼地不想让人发现,还警觉地朝背后望了几眼,结果转头和金龙国对上视线时瞬间愣住瞳孔地震,停在门口三四秒,随后换上了撒娇专用笑容走进来。
“哥你还要练多久啊。”
“不练了,饿了,走吧,回家吃饭。”金龙国并没有盘问小男友为何没有好好休息而是跑来公司,揉了揉小男友的头发,金龙国拎起双肩包径直走出练习室。

和那人一前一后地走在街上,一路无言。就着路灯映出的影子随着脚步缓缓向前,金始泫玩起了踩影子的游戏。手中的塑料袋簌簌地响,金始泫晃了晃袋子,里面是十几个橘子。自己跑到公司来自然是有理由的,今天中午才收到的母亲寄来的橘子,想让他也尝尝。
「可是他好像一点也没有注意到」金始泫想着。
那人本来就不是喜欢说话的性格,亲近了以后就更没有那么多话可以说了,共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那么久,交流已经不需要依靠话语了,一个眼神就足够。
「但我还是想多和你说说话呀。」金始泫暗自想着,又一脚踩上了那人被拉得很长很长的“腰”,正美滋滋地低着头笑,一抬头便看见那人突然靠得很近很近的脸。
“我忍不住了。”他说
“什么?”
“我想亲亲你。”他又说。
金始泫睁大眼睛盯着那人凑过来的脸。
「噗通,噗通」
金始泫闭上了眼睛,唇上传来熟悉的触感。
很奇怪呀,为什么明明很亲近了,互相触碰时还会感受到第一次亲密接触的悸动?
可能是因为站在街上的路灯下,唯一的光从你头顶照下让你看起来太明亮;可能是因为你刚才望着我,双眼里承载了太多的深情;可最重要的,果然还是因为,喜欢你。

嗯,金龙国,我喜欢你。

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小剧场

半晌,金龙国离开金始泫的嘴唇,抿了抿嘴皱起眉头。
“你嘴里怎么是酸的。”
金始泫闻言,抬高自己的手让他看见提着的塑料袋。
“因为我刚才偷吃了一个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