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栗

极度懒癌

[硕勋]学英语使我快乐

标题和正文只有一点点一点点关系

ooc是我的

从李硕珉蹲下的那一刻算起,他已经在211门口待了一个小时了。

加上因为站着感到疲倦而决定蹲下之前的半个小时,他在211门口已经待了一个半小时。

211如其名,是第三宿舍楼二楼的第11间,是个四人间,住着四位目前正在上大三的学生,在他们中有一位以娇小的个头而闻名,是一位叫做李知勋的大三学生。

说到这个李知勋,他在校内很有名气,当然不是因为他的个头,而是因为他漂亮的嗓音,三年前在大一的新生晚会上一鸣惊人,现在是音乐社的社长,听说自己还在进行着音乐创作,总之是个很有才气的人。

而李硕珉,也正是为了寻找这位叫做李知勋的学长才来到了211的门口。

很不凑巧,在李硕勋到达211的前20分钟,211的各位都因为有事而外出了,李知勋更是搭乘巴士前往市区内,一时半会儿似乎不会回来的样子。

在211门口待了四个小时以后,李硕珉准备站起来离开这里了,哦,顺带一提,两个小时前,李硕珉因为脚蹲麻而决定坐下继续等待。就在他将手机息屏放入衣服口袋时,有人从走廊那头走过来,看到他时愣了愣。

“李硕珉?你为什么在这?”

李硕珉看见是李知勋,小跑着过去站到他面前,说出他的目的。

“哥你去哪儿了,我总算等到你了。我们社团教室的地板因为潮湿翘起来了,辅导老师说维修必须要社长签字的,我找了你一天了,又没有你电话……”

“等等”李知勋无奈地看着面前的大一新社员,“你就因为这个在我宿舍门口坐了那么久?”

李硕珉一脸正直“对啊,地板那么重要。”

“……”

最后李知勋只能乖乖地跟着李硕珉去社团老师那里签字。

其实李知勋对李硕珉的印象很好。

李硕珉是某天在校园草坪上背英语时被李知勋拉进音乐社的。那时正是四六级考试前半个月,李·临时抱佛脚·硕珉正在草坪上大声背着从隔壁寝室全校消息最灵通夫胜宽那里买来的据说89%压中的考试范文,那洪亮有力还因为走神而带上音调的声音吸引了抱着盆往澡堂走的李知勋。

李知勋从树后面探出头去,一边思考十个声音好听的人中八个是音痴的可能性大不大,一边喊了喊前方的人。

“那个,你有没有兴趣加入音乐社?”

结果是出乎李知勋的意料的,这个背英语声音就很好听的人不但不跑调唱歌还很好听,就是笑的时候看起来智力有问题

李硕珉很勤快也很好学,没事的时候就会待在音乐社里,不唱歌了就去试一试社团里的乐器,天赋让他学得很快,说话也很有趣总是让人心情很好,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一个学期下来居然人气快要超过当社长的李知勋。

变得亲近是依靠学校的运动会。

那天是李知勋为了写歌刚熬了夜的状态,揉眼睛的时候发现今天好像是学校的运动会,怀着最后一点良心去操场看了一眼。

可在因为没有人参加,被迫进行着1000米比赛时的李知勋想。

去他妈的良心。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李知勋不负众望地到达终点后晕倒,闭眼前似乎看到有一个人向自己冲过来。

醒来就看到李硕珉守在医务室床边对他说学长你真的太虚弱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好啊。

虽然李知勋不知道为什么李硕珉要照顾他。

可李知勋对李硕珉的印象也没有好到可以被他抱着说醉话。

现在是李硕珉加入音乐社的第二个学期,李硕珉即将升入大二,也就代表李知勋即将升入大四。

大四的学生要做的有很多,实习期也过完了要找毕业后的工作了,还要写毕业论文,一句话总结就是李知勋没有更多的时间忙社团了。往届的社长到大四就会退位,李知勋也不然,音乐社的各位借着这个名由办了一个欢送会。

社员们喝酒玩游戏咋咋呼呼一团一团,还有人来抱着李知勋被李知勋一掌拍开哭着喊好舍不得你啊社长,社长你不要离开我们。

李知勋只能呵呵地笑着说我都还没有毕业你就这样,再说了毕业了又不是一辈子见不到了,又好脾气地顺顺他的背。突然想起社团里最爱哭的那个扩音器,刚刚好像看见他一个人出去了。

一个人慢吞吞地爬上天台,开门就看到李硕珉回头眼睛亮亮地冲他笑。

两个人在天台坐了很久,从刚才小刘哭得好凶聊到我老家也有一头母狗生了一窝好可爱的崽子。后来李硕珉直接抱着李知勋大声说我好想我家花花啊我已经一年没见它了,期间李硕珉一直在往嘴里倒酒,每一次都是一副要一口干的样子实际上到最后那一瓶啤酒都还是没喝完。

可李硕珉确确实实是醉了。

从李硕珉一把抱住站起的李知勋的腿开始,李知勋觉得他绝对醉了。

明明都推开他的手站起来准备走了,又抱住了腿。

当李硕珉说学长你怎么和天上的星星一样明亮一样好看啊,我特别喜欢你的时候,李知勋觉得这人醉得不成样了。

李知勋强行无视自己爆红的脸和耳朵,重新蹲下拍了拍李硕珉的脸试图让他清醒一点。

“喂,你醉了,快起来。”

然后李硕珉看着面前越来越近的李知勋,眯了眯眼睛在那张一直张张合合的嘴上亲了一口。

“学长我真的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

然后李知勋就恼羞成怒地跑了。

再见到是三天后,李硕珉下了课就看到守在门口的李知勋。

“学长为什么在这里啊?”

“要等你吃饭。”

李硕珉瞪大了眼睛,“和我吃饭吗,为什么?”

“和男朋友吃饭不是很正常的吗。”


李知勋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已经脸红炸马上又想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