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栗

极度懒癌

[鱼兔]后知后觉(上)

ooc是我的

金始泫和金龙国分手了。

甚至都没有亲口对他说出那两颗字,金龙国就走了。

床上杂乱甩着的衣服,半开的抽屉里不见的护照和证件,跟着一起消失的行李箱。

还有床头抽屉里的一张照片。

看着除此之外原封不动的家,金始泫无力地倒在沙发上。

[他珍惜的果然只有那张照片吗。]金始泫自嘲地想,是啊,那可是他和那个人最后的合照。谁叫自己比那个人晚出现呢,本是自己一厢情愿,终究是替代品的悲哀故事。

 

金始泫大一的时候,金龙国已经大三了。

帮教授搬资料不小心撞到的名叫金龙国的学长,和那时也第一次见到的在旁边轻笑的那个人。那是金始泫记忆中第一次遇见金龙国。

男生总是容易交朋友,在校门口撸串时多遇见几次就变好友了。才知道金龙国是和自己同系的大三学长,那个人则是隔壁金融系的。

“既然不是同系的,学长你们两个人为什么老是待在一起?”金始泫也曾问过这个问题。

金龙国一如既往没说话,那个人笑了笑:“因为我们从小到大都待在一起啊,我们大概是叫竹马竹马?龙国的妈妈和我妈妈是朋友,我们也是邻居。从幼儿园就一直一起的。”

 

睁开眼,金始泫从梦中惊醒,额发被汗浸湿,坐起身打开了床头灯。

又梦到大学时候的事情了。

其实差距那个时候自己就应该意识到了吧,和那个人的差距,从小到大的感情,和大学才遇见的差距。

尽管后来那个人出了国又有什么用呢,你终究没有他出现得早啊,金始泫。

老板强制性地给了金始泫两天假期。

金始泫想起那个看起来不是很靠谱却意外很靠谱的老板拍着自己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对自己说“小泫啊你这样不行的,这个项目虽然给的时间短也不用那么拼的,你这样熬着夜在公司加班,身体要垮的。你这么拼命,搞得你们小组的其他人也怪紧张的,所以啊,回去睡两天再来吧。”

然后自己就被轰回家了。

可金始泫不想休假。人安静下来了,就容易胡思乱想的多。在金龙国离开以后的这半个多月,自己靠着高强度的工作麻痹大脑,尽管这样,在家里看到和金龙国挂上钩的东西,思念就会像波涛一样涌上来,告诉金始泫他有多想他,他有多喜欢他,离开了金龙国的金始泫,活得多颓废。

正好是圣诞前夜,金始泫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满大街都是挽着手嬉笑着的情侣。

金始泫突然想起去年圣诞节金龙国因为工作加班,回来以后给他带的一个小小的蛋糕。想起自己搂着金龙国的脖子凑上去的一个吻,金龙国按着他的后脑勺加深的那个吻。

别想了,金始泫,你早就输了。

眼睛里不知为何满是水,还来不及落下,天空也开始往下落水。

情侣们挽着手奔跑到屋檐下,抱怨这场雨给圣诞带来的不愉快。

金始泫仍然不改方向地往前走,他倒挺感谢这场雨的。

至少不会有人看到他脸上的眼泪。

金始泫不是没想过去挽回,只是事实昭告着不可能。他都走了,还扭扭捏捏地哭着对人家说不要走吗。像个不懂事的小姑娘。

很多次盯着金龙国的号码界面发呆,不会拨出去的,这是金始泫最后的底线了,自己是想他,可是自己也是有自尊的。心早就被伤透了,被丢弃的猫咪只会自己舔舐伤口,不会再去纠缠不休了。

可是目前的状况貌似由不得金始泫的理智来主导。

冬天淋雨的后遗症就是感冒发烧,回到家的金始泫只来得及洗了个澡,就难受得直接倒在床上。应该是有40℃了,烧的他脑袋晕乎乎的,家里感冒药过期,不知道打电话给谁。鬼使神差地,他的底线就又没了。电话那头的金龙国很快接起,自己的喉咙却沙哑得发不出声音,沉默了一分钟被金始泫挂断,躺在床上眼泪又止不住地开始流。

你未免也太不争气了金始泫。

评论(11)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