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栗

极度懒癌

点♥️开♥️看♥️硕♥️勋♥️绑♥️头♥️发♥️全♥️程♥️(不)
一开始李硕珉莫名其妙被吸引过去的目光也是很神奇了

[硕勋]一样

半现实向(瞎编向)  意识流
很短



李硕珉知道自己不应该动心的。

李硕珉又动心了。

李知勋拿着发来的橡皮筋走过来的时候,李硕珉正站在队员的中间跟着节奏晃。

明明是有着前后距离的站位,为什么李知勋走过来的时候李硕珉就刚刚好转过头去看见了呢。

很自然地拿起橡皮筋帮那人绑头发,故作镇定的面容下隐藏的是因靠近而悸动的心情,微抖的双手,不自然地蹭到他的眼边,被撩起来的刘海,露出的白净的额头,还有刚才舞台表演而冒出的细汗。

靠太近了。

都说李知勋深知自己的魅力所在,不知这一刻他知不知自己的魅力所在。反正在李硕珉眼里,他微微抬眼望向自己的细微动作都迷人得要命。


李硕珉突然想起以前两人一起去汉江赏夜景喝啤酒,也是现在这样的情景。

江边吹拂的清风,那人扬起的发丝和嘴角,自己想要帮他整理刘海的手停在半空,还有同样的,对于李硕珉来说太近的距离和李知勋抬眼望向李硕珉的表情。

几乎是瞬间,李硕珉就产生了想紧紧抱住对面这个人的想法,还很想亲他。

和现在一样。

呆呆低头凝视着眼前的人,脑子里闪过许多相处的片段。队友们美好团结的友谊,还有对于李知勋对亲密接触的厌恶之情的认知。

李硕珉在一瞬间抑制住了自己的双手。

后果他不敢想。

心跳声“砰砰砰”充斥着脑海几乎让人失去理智,心脏霎时间被高高吊起,李硕珉只是放下了手,转过身来乖乖地笑。

和现在一样。


李硕珉又动心了。

李硕珉知道李知勋不会动心的。

[硕勋]学英语使我快乐

标题和正文只有一点点一点点关系

ooc是我的

从李硕珉蹲下的那一刻算起,他已经在211门口待了一个小时了。

加上因为站着感到疲倦而决定蹲下之前的半个小时,他在211门口已经待了一个半小时。

211如其名,是第三宿舍楼二楼的第11间,是个四人间,住着四位目前正在上大三的学生,在他们中有一位以娇小的个头而闻名,是一位叫做李知勋的大三学生。

说到这个李知勋,他在校内很有名气,当然不是因为他的个头,而是因为他漂亮的嗓音,三年前在大一的新生晚会上一鸣惊人,现在是音乐社的社长,听说自己还在进行着音乐创作,总之是个很有才气的人。

而李硕珉,也正是为了寻找这位叫做李知勋的学长才来到了211的门口。

很不凑巧,在李硕勋到达211的前20分钟,211的各位都因为有事而外出了,李知勋更是搭乘巴士前往市区内,一时半会儿似乎不会回来的样子。

在211门口待了四个小时以后,李硕珉准备站起来离开这里了,哦,顺带一提,两个小时前,李硕珉因为脚蹲麻而决定坐下继续等待。就在他将手机息屏放入衣服口袋时,有人从走廊那头走过来,看到他时愣了愣。

“李硕珉?你为什么在这?”

李硕珉看见是李知勋,小跑着过去站到他面前,说出他的目的。

“哥你去哪儿了,我总算等到你了。我们社团教室的地板因为潮湿翘起来了,辅导老师说维修必须要社长签字的,我找了你一天了,又没有你电话……”

“等等”李知勋无奈地看着面前的大一新社员,“你就因为这个在我宿舍门口坐了那么久?”

李硕珉一脸正直“对啊,地板那么重要。”

“……”

最后李知勋只能乖乖地跟着李硕珉去社团老师那里签字。

其实李知勋对李硕珉的印象很好。

李硕珉是某天在校园草坪上背英语时被李知勋拉进音乐社的。那时正是四六级考试前半个月,李·临时抱佛脚·硕珉正在草坪上大声背着从隔壁寝室全校消息最灵通夫胜宽那里买来的据说89%压中的考试范文,那洪亮有力还因为走神而带上音调的声音吸引了抱着盆往澡堂走的李知勋。

李知勋从树后面探出头去,一边思考十个声音好听的人中八个是音痴的可能性大不大,一边喊了喊前方的人。

“那个,你有没有兴趣加入音乐社?”

结果是出乎李知勋的意料的,这个背英语声音就很好听的人不但不跑调唱歌还很好听,就是笑的时候看起来智力有问题

李硕珉很勤快也很好学,没事的时候就会待在音乐社里,不唱歌了就去试一试社团里的乐器,天赋让他学得很快,说话也很有趣总是让人心情很好,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一个学期下来居然人气快要超过当社长的李知勋。

变得亲近是依靠学校的运动会。

那天是李知勋为了写歌刚熬了夜的状态,揉眼睛的时候发现今天好像是学校的运动会,怀着最后一点良心去操场看了一眼。

可在因为没有人参加,被迫进行着1000米比赛时的李知勋想。

去他妈的良心。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李知勋不负众望地到达终点后晕倒,闭眼前似乎看到有一个人向自己冲过来。

醒来就看到李硕珉守在医务室床边对他说学长你真的太虚弱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好啊。

虽然李知勋不知道为什么李硕珉要照顾他。

可李知勋对李硕珉的印象也没有好到可以被他抱着说醉话。

现在是李硕珉加入音乐社的第二个学期,李硕珉即将升入大二,也就代表李知勋即将升入大四。

大四的学生要做的有很多,实习期也过完了要找毕业后的工作了,还要写毕业论文,一句话总结就是李知勋没有更多的时间忙社团了。往届的社长到大四就会退位,李知勋也不然,音乐社的各位借着这个名由办了一个欢送会。

社员们喝酒玩游戏咋咋呼呼一团一团,还有人来抱着李知勋被李知勋一掌拍开哭着喊好舍不得你啊社长,社长你不要离开我们。

李知勋只能呵呵地笑着说我都还没有毕业你就这样,再说了毕业了又不是一辈子见不到了,又好脾气地顺顺他的背。突然想起社团里最爱哭的那个扩音器,刚刚好像看见他一个人出去了。

一个人慢吞吞地爬上天台,开门就看到李硕珉回头眼睛亮亮地冲他笑。

两个人在天台坐了很久,从刚才小刘哭得好凶聊到我老家也有一头母狗生了一窝好可爱的崽子。后来李硕珉直接抱着李知勋大声说我好想我家花花啊我已经一年没见它了,期间李硕珉一直在往嘴里倒酒,每一次都是一副要一口干的样子实际上到最后那一瓶啤酒都还是没喝完。

可李硕珉确确实实是醉了。

从李硕珉一把抱住站起的李知勋的腿开始,李知勋觉得他绝对醉了。

明明都推开他的手站起来准备走了,又抱住了腿。

当李硕珉说学长你怎么和天上的星星一样明亮一样好看啊,我特别喜欢你的时候,李知勋觉得这人醉得不成样了。

李知勋强行无视自己爆红的脸和耳朵,重新蹲下拍了拍李硕珉的脸试图让他清醒一点。

“喂,你醉了,快起来。”

然后李硕珉看着面前越来越近的李知勋,眯了眯眼睛在那张一直张张合合的嘴上亲了一口。

“学长我真的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

然后李知勋就恼羞成怒地跑了。

再见到是三天后,李硕珉下了课就看到守在门口的李知勋。

“学长为什么在这里啊?”

“要等你吃饭。”

李硕珉瞪大了眼睛,“和我吃饭吗,为什么?”

“和男朋友吃饭不是很正常的吗。”


李知勋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已经脸红炸马上又想跑了。

本硕勋狗还可以再磕十年
正主来拯救我们北极圈了
我们可以进入北回归线了
日常失踪女孩的硕勋要提上日程了
画一个两个星期以内产粮的饼
两个星期以内没动静我就默默把这条删掉(喂)

[鱼兔]后知后觉 番外

失踪很久了……
想起欠着的番外……
我先用这个水一下吧……
链接看评论
不是车 不要期待!!😂

那个……后知后觉我更完了,但是我觉得有点仓促……以后应该还会改一改发一个更完整的结局。然后,不出意外应该有一个大学番外。

[鱼兔]后知后觉(下)

ooc是我的




金龙国后来还是走了。

金始泫在说了那句话以后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他知道自己已经彻彻底底输给金龙国了,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吗,先爱的人先输。

可金龙国什么也没说,只是握住了他的手,又重新坐下了。从手心传来的温度那么熟悉,金始泫本就病着,于是又睡着了,梦中隐隐约约听到大学时候那个曾经的金龙国用温柔的声音说爱他。心是慌的,所以睡不严实,感受到有人松开了他的手,略沉下来的心又突然惊起了,可金始泫还是死死地闭着眼睛,直到外面的人关上了门。



那以后的日子又恢复正常了。

金始泫做他的小组长,金龙国当他的副总监,同一个城市,就是遇不到。一天一天的,他觉得他和金龙国可能就这样结束了吧,不就是七年,人生多少个七年呢。

临近春节,公司放了假,金始泫给家里打了电话表示自己今年不回家,难得心情愉快就跑到商场里买年货。

可能上帝总是喜欢在你绝望的时候给你一根稻草般的希望,你说巧不巧,这时候就遇到金龙国了。更巧的是,他的身边跟着一个此时应该在美国的人,俩人凑的可近了,有说有笑的。金始泫慢慢往嘴里塞了一根棒棒糖刚想离开,就被那人喊住了。

“小泫!”看着那人拖着金龙国走过来,金始泫开始思考自己现在跑开还来不来得及。

“小泫你今年也不回家吗,一个人过年会不会寂寞,要不要来我们家吃年夜饭?”不知是无意还是刻意,总之金始泫看到了那人把手挽上了金龙国的手。

“不用了,我一个人比较自在,再说了你们两个人我怎么好打扰。你不是在美国就职,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不是要过春节了吗,一个多月以前在美国碰到龙国,他说叔叔阿姨很想我,感动得我奔回来过节了……啊抱歉我有个电话,你们先聊。”那人松开金龙国的手向远处走去。

金龙国抬头对上金始泫的视线,似乎有些慌张。

“始泫你听我说……”

“原来你那时候消失半个月是去美国见他了?”

“不……始泫……”

“还挽着手,很亲密嘛。金龙国,我们应该是彻底结束了吧?”

“不是这样的,我……”

“我懂了,金龙国,再见。”

眼瞧着眼前的人又要哭,金龙国一把拉住金始泫的手把他带到楼梯间,关上门把金始泫摁到墙壁上。

“金始泫你听着,我的确是去美国了,但是我不是去见他的,我是去交流学习的。我是说了叔叔阿姨很想他,可我指的是他的父母我的叔叔阿姨,我们家的年夜饭也是我妈妈和他妈妈一起做的年夜饭。他挽着我是想气你,但是我保证我和他没什么他对我也没什么。最后,我真的很喜欢你甚至我爱你,我知道那时候明明你挽回了我却走了让你很失望,可我是因为必须赶回公司报道……”金龙国收回放在墙上的手,低着头站的很颓废。“你再给我次机会吧金始泫,再信我一次,我们可不可以不要分手?”

金始泫靠在墙壁上,突然笑了。

“说我给你机会……可不是你先给我判的刑吗。失去的就无法挽回了金龙国,哪有把小猫丢掉了还盼着它乖乖找回家的。”眼前金龙国的头越来越低,金始泫内心唾弃了自己的心软,就是这个眼神,让他舍不得离开他。

“可我爱你啊,我早就放弃那点所谓的自尊心了,反正你的一举一动把我牵制得死死的。好啊,你说给你机会,我就给你机会,我再信你一次,金龙国,我们不分手。”

金龙国很惊讶的样子,抬头对上金始泫视线,小心翼翼地。

“真的?”

“真的。”

金始泫依然靠在墙上,笑得好看。

金龙国猛地把金始泫搂进怀里。

都说先爱的人先输,可是后爱的人付出的更多。金始泫就是金龙国的全世界,是心尖尖上的人。人总是失去了以后才懂得珍惜,一不小心离开了才后知后觉他有多重要。一个人的时候,金龙国曾想过,金始泫就是他的光,要是金始泫不肯照亮他,那他甘愿黑着,金始泫若是愿意给他明亮,那他整颗心都烫呼呼的,他现在,就是亮到看不清路了。

“以后的路也很长很长,还请金始泫先生您不要再离开我了。”

“好。”







我来解释一下,其实这就是俩别扭孩子。小泫以为龙国突然离开是要分手了,龙国觉得小泫一直不给他发消息打电话是要分手了,其实这俩都没有分手的念头的。吵架是因为龙国应酬太多,小泫闻着龙国衣服上香水味吃飞醋。

[鱼兔]后知后觉(中)

ooc是我的

新环境给了金龙国很多安静的时间。

他知道自己在赌气,突然提交了去美国总部学习的申请,任谁看都是乱来。总部学习交流的名额这个时候来,明明马上就到年终评选,这个关键点出去,连最后一点能在领导面前留下好印象的机会都会凭白消失。去学习自然是好的,回来了说不定还能得到新机会,换作了平时都是一堆人挤破了头争名额,这次却没人申请了。

金龙国递交了申请,很多人都当他疯了,谁不知道他一路走来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从小员工升到副总监,这次的年终评比过后说不定还要升职。虽说年底总结已经做完现在离开不会影响工作,但也是摆明了放弃这次升职的机会了。

可金龙国顾不得那么多了,和金始泫越来越频繁的吵架闹得他有些无力。离开不失为一种平静的好选择,申请批准下来后匆匆回家整理了行李就要飞到地球的另一段去了,在机场坐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按下拨号键,想起两天前他关上门的时候金始泫红着眼眶仰着头不肯看他。

“他大概现在最不想见的就是我。”金龙国握紧手中的机票站起身,拉着行李走向登机口。

学习当然不会从早忙到晚,公司给安排的单人公寓晚上静得慌。也不开灯,金龙国常常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想事情,想他和金始泫的事情。从大学校园相遇开始,到突然偶遇频率很高从而加深印象的学弟,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动了心,自然而然地在一起,再到自己研究生毕业,两年后他也毕业。裂缝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呢,其实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出现了吧,从自己为工作颠倒日夜地忙碌开始,为什么没有发觉,大概是因为金始泫也忙的不可开交。
从金始泫大三那年在一起,磕磕绊绊走到今天,数来也有七年了。

七年,七年啊,人人不都说七年之痒吗。

金龙国将手盖上眼睛,叹了口气。

半个月的交流学习生活眨眼就过,转眼间金龙国又回到了出发时的机场,这半个月里金龙国只接到了几通来自父母的电话,坐在椅子上盯着手机,不知该不该按下拨号键,却突然有号码打进来了。金龙国很久违地感受到了手足无措的迷茫感,犹豫了半天还是接了,电话那头却静悄悄的,金龙国调大了音量贴近耳朵隐隐约约能听到稍微有些重的呼吸声,觉得有些不对劲,电话被挂掉以后就朝家奔去。

在街上看到下雨的痕迹开始金龙国就有点担心,回到家看见地板上一滴一滴的水时验证了金龙国的猜想,金始泫绝对是淋了雨。进了房间看见那人脸红扑扑的趴在床上,额头的温度能煎蛋,翻了翻药箱后抓起钥匙就跑下楼找药店,突然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定期检查药箱的习惯,买了药又匆匆跑回,伺候那人吃了药贴了冰宝,金龙国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一点。
乘坐越洋飞机当然很累,他现在也有点眼皮打架的趋势,可是眼前这人还烧的厉害,他怎么敢离开。去客厅拿了根小凳子在床头坐下,金始泫依然神志不清地在床上趴着。
金始泫是金龙国心尖尖上的人,身边的人都是这么说的。金龙国有多宠着金始泫啊,大学时候,帮他带饭,帮他占座,帮他复习,生日的时候还抱来了一只小奶猫送给他。后来呢,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Torby从客厅悄悄跑进来,在金龙国的裤脚蹭蹭又趴下。
不知不觉到了后半夜,用手探了探金始泫的额头似乎烧也退了,金龙国理理衣服准备离开,站起身却被人拉住了手。
金始泫半张脸埋在被子里,半睁着眼睛看着他。
“别走……”


我没弃坑 我就是难产……

[鱼兔]后知后觉(上)

ooc是我的

金始泫和金龙国分手了。

甚至都没有亲口对他说出那两颗字,金龙国就走了。

床上杂乱甩着的衣服,半开的抽屉里不见的护照和证件,跟着一起消失的行李箱。

还有床头抽屉里的一张照片。

看着除此之外原封不动的家,金始泫无力地倒在沙发上。

[他珍惜的果然只有那张照片吗。]金始泫自嘲地想,是啊,那可是他和那个人最后的合照。谁叫自己比那个人晚出现呢,本是自己一厢情愿,终究是替代品的悲哀故事。

 

金始泫大一的时候,金龙国已经大三了。

帮教授搬资料不小心撞到的名叫金龙国的学长,和那时也第一次见到的在旁边轻笑的那个人。那是金始泫记忆中第一次遇见金龙国。

男生总是容易交朋友,在校门口撸串时多遇见几次就变好友了。才知道金龙国是和自己同系的大三学长,那个人则是隔壁金融系的。

“既然不是同系的,学长你们两个人为什么老是待在一起?”金始泫也曾问过这个问题。

金龙国一如既往没说话,那个人笑了笑:“因为我们从小到大都待在一起啊,我们大概是叫竹马竹马?龙国的妈妈和我妈妈是朋友,我们也是邻居。从幼儿园就一直一起的。”

 

睁开眼,金始泫从梦中惊醒,额发被汗浸湿,坐起身打开了床头灯。

又梦到大学时候的事情了。

其实差距那个时候自己就应该意识到了吧,和那个人的差距,从小到大的感情,和大学才遇见的差距。

尽管后来那个人出了国又有什么用呢,你终究没有他出现得早啊,金始泫。

老板强制性地给了金始泫两天假期。

金始泫想起那个看起来不是很靠谱却意外很靠谱的老板拍着自己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对自己说“小泫啊你这样不行的,这个项目虽然给的时间短也不用那么拼的,你这样熬着夜在公司加班,身体要垮的。你这么拼命,搞得你们小组的其他人也怪紧张的,所以啊,回去睡两天再来吧。”

然后自己就被轰回家了。

可金始泫不想休假。人安静下来了,就容易胡思乱想的多。在金龙国离开以后的这半个多月,自己靠着高强度的工作麻痹大脑,尽管这样,在家里看到和金龙国挂上钩的东西,思念就会像波涛一样涌上来,告诉金始泫他有多想他,他有多喜欢他,离开了金龙国的金始泫,活得多颓废。

正好是圣诞前夜,金始泫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满大街都是挽着手嬉笑着的情侣。

金始泫突然想起去年圣诞节金龙国因为工作加班,回来以后给他带的一个小小的蛋糕。想起自己搂着金龙国的脖子凑上去的一个吻,金龙国按着他的后脑勺加深的那个吻。

别想了,金始泫,你早就输了。

眼睛里不知为何满是水,还来不及落下,天空也开始往下落水。

情侣们挽着手奔跑到屋檐下,抱怨这场雨给圣诞带来的不愉快。

金始泫仍然不改方向地往前走,他倒挺感谢这场雨的。

至少不会有人看到他脸上的眼泪。

金始泫不是没想过去挽回,只是事实昭告着不可能。他都走了,还扭扭捏捏地哭着对人家说不要走吗。像个不懂事的小姑娘。

很多次盯着金龙国的号码界面发呆,不会拨出去的,这是金始泫最后的底线了,自己是想他,可是自己也是有自尊的。心早就被伤透了,被丢弃的猫咪只会自己舔舐伤口,不会再去纠缠不休了。

可是目前的状况貌似由不得金始泫的理智来主导。

冬天淋雨的后遗症就是感冒发烧,回到家的金始泫只来得及洗了个澡,就难受得直接倒在床上。应该是有40℃了,烧的他脑袋晕乎乎的,家里感冒药过期,不知道打电话给谁。鬼使神差地,他的底线就又没了。电话那头的金龙国很快接起,自己的喉咙却沙哑得发不出声音,沉默了一分钟被金始泫挂断,躺在床上眼泪又止不住地开始流。

你未免也太不争气了金始泫。